您的位置:超燃美文网 > 日记 >

2016之老去

日期:2019-11-20 11:13

  白岩松在作“谁的青春不是痛苦的呢”演讲时说:“不平静,就会不幸福,也因此,在当下的时代,平静才是真正的奢侈品……”

  比如,从生理上讲,脸部黑色素的沉着现象越来越明显,shenti发肤对抗紫外线的能力渐渐颓败。换言之,就是光鲜明亮的额头、双颊泛红的嫩腮渐行渐远,直至岁月的沟壑完全呈现。

  今年的我和去年相比,有许多的不一样。哪怕这种不一样,是一份或大或小的打击。

 

  前几年我曾经住院,换药时听见医生和护士闲谈。小护士说她老公是84年生的,小医生朗声说道:哦哟,老同志了嘛。

 

 

  这些年听到过好些朋友说自己老了,有叹气之词,有玩笑之意。看着曾经那么意气风发的友人,摸着肚腩感叹岁月逝去疾病一身,我竟无语。

  回去后我和同病房的人感叹,84年的人都是“老同志”,我70后在小医生的眼里应该算是寿星了。而其中一个50年代的人,大概算是骨灰级了吧……

  生活是面镜子,全情的投入,不失为最好的选择,无论对错。

  另一方面,平淡与坦然的状态日益浓郁,豁然的心xiong似乎渐行渐近。

  再见,2016。再见,我的失眠,我的狂喜,我的爱恨情仇,我的平凡的世界。

 

 

 

 

  因此老去的真正动因,应该在于内心。

  后来知道那个小医生是87年出生。在他心里,84年的比他大了三岁,已经算是“老同志”了。

  当年我总觉得世界是由瓦蓝瓦蓝的天空构成,当年我看着三十、四十的同事总以为是垂垂老矣,茫然之中荒芜掉的又岂止是寸寸光阴。

  一切经历,都是在交一份人生的答卷。但愿,以前,不怕,以后,不悔。

  从心理上讲,越来越多的小同事在我面前毕恭毕敬,而我更怀念的是跟同龄的同事一起肆无忌惮的随意。(星辰美文网)可那些可以随意的人,正浸yin在的俗世与俗事中回头无岸,只余沉重。

 

 

 

 

 

  这不奇怪,我也是这么过来的。

 

  难道这就是老去?如果是,我应该欣喜。

 

 

 

 

  如果“老”是很多事情自嘲的借口,或是潜意识里其实希望得到相反的回答,那么“老”已经不仅仅是外表变化的潜因,有时欲盖弥彰的调侃会慢慢演变成心灵的涅磐。

 

 

  像向日葵一样吧,把心始终朝着阳光的方向。世纪老人冰心,五十八岁时创作儿童作品通信集《再寄小读者》,八十高龄时又写出《三寄小读者》,这样的人生,永远值得报以一份满满的敬意。

  那还是几年前的事。现在我呆的这个公司,90后的年轻人占据了越来越大的比重。他们在各个关键管理岗位就职,一进办公室满屋子喊姐姐,谈工作谈问题,有思路有想法。他们客气而礼貌,不多搭讪,不一定会吃我们递来的零食。

 

 

  按当下的说法,没有任何一段年龄段可以界定为老或不老,重要的是,你一直在成长。沿途的风景如此怡人,总教人忘记害怕与彷徨。

 

2016之老去

  这大概,就是叫作张驰有度的代沟。在他们眼里,我们已经是老同志、老干部、老大姐等等,总之就是热情有余、八卦不足的前辈。

  但我见到他们在自己的年龄群体里疯得不chengren形的样子,话题不高冷,表情不严峻。面对我们的时候,就恢复得彬彬有礼。

  总觉得每段变化都是有记忆的,伴着某一首歌,某一种味道,某一个似曾相识的场景,某一个模糊的面孔,并不容易忘掉,只要你足够走心。

  当然,很多时候大家确实只是在认真地调侃而已。许是因为我们渐渐告别了轻狂,不再张扬跋扈,变得柔软柔和,也变得容易放弃。

 

 

  时光的魔法师暗暗嘲笑着我的愚昧,他两下一挥,电光火石之间,三十与四十便如此零距离地呈现在眼前。

 

下一篇:爱是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