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超燃美文网 > 日记 >

流金岁月

日期:2019-11-18 18:34

流金岁月

 

  每个周末,走进院门的第一件事,就是松土,浇水,蹲在蔷薇树下,看着那些新发的嫩芽泛着诱人的光泽。期待在盛夏来临时,能够在繁花搭建的凉棚下,收获一份惬意与清爽。那时,或满天繁星,或新月初上,花香袭人,清风拂面,什么也不做,什么也不想,身心两忘,偷得半日浮闲。或许,与你忆忆往事,叙叙未来,或许相对无言,只是安静的陪伴,都好!

  朋友的苗圃里有一株金线吊蝴蝶,没有见过,只是被它的名字吸引。上网百度了一下,立刻被上传的那些图片俘虏了。一根根细线上朵朵蝴蝶,轻盈小巧,清风拂过,群蝴飞舞,该是多么庄观。而且蝴蝶花色会随着季节的变换而变化。春天呈现醉人的绿色,盛夏时变成金黄,等到秋季时,又化身紫衣仙子。有人说它是一颗仙树,会给家庭带来吉祥与福祉。

 

  隔壁院里的春色不遮不掩,大大方方的招摇着,明媚着。于是,扛来锄头,松土施肥,和你一起,为整修的小院栽下了第一棵树——桂树。选择了桂树中香味最浓的金桂,分别栽种在家门两侧的花园里,两两相望,彼此相依,守护着家园的吉祥与安宁。金桂的花色正是秋的颜色,秋是成熟的季节。待到八月仲秋,是否会一树繁花、满院花香?待到月上枝头,撷一缕月色,盈满怀的馥郁,酿一杯岁月最陈的酒,与你轻啜慢饮,致敬流逝的青春,品味生活的酸甜与苦辣。

 

  商家说香樟树属于南方的树种,在北方不宜存活,却还是固执的买了回来。或许一份执念、两倍的呵护会带给我一个枝繁叶茂、四季常青的风景呢。(星辰美文网)

 

 

 

 

 

  蔷薇属藤状爬篱笆的小花,篱笆墙是童年记忆中最温暖的画面。老家的隔壁是一个远房的叔伯,有一个篱笆围成的小院,年年暮春时节,那些攀着篱笆墙的小花一簇簇挤着、挨着,是儿时眼底最美的花色,那抹鲜艳一直存活在记忆深处。而凑巧的是,你居然出生在四月,阴历的四月是蔷薇绽放的时节。

  从网上选色,下单,两天后,五株不同花色的蔷薇已经在小院靠东的水泥路边扎根。你说,蔷薇的花期很长,从四月一直延续到七八月份,等到枝条能攀爬以后,用防腐木搭建一个藤架,圆我一个篱笆小院的梦。

  草坪种子开春就买了回来,却因花园的土质过硬,终未能下种,遗憾有,更多的却是期待。

 

 

  栽种在小院的时候,或许是气温的差别,花树的一个枝干渐渐枯萎,你说移栽的树木都有一个适应期。一周之后,新长的绿芽终于让我放下心来。有如烟的往昔可追,有满满的期待可等,有茂盛的仙树可守,小院的四季都会安宁的。

  三月携春寒远去,于是四月的芳菲次第绽放。墙头一枝红粉相衬的桃花格外耀眼,阳光下妩媚而多情,作了四月最美的情人。一小片油菜花开得正欢,微风中搔首弄姿,引得蜜蜂蝴蝶翩翩起舞。菜园里,菠菜、青菜鲜嫩的能掐出一把水来,荠菜花与勿忘我一比高低,竞相开放。

 

  你说,若在地窖上建造一座凉亭,摆上几把摇椅,夏日的黄昏,几杯淡茶,几多清闲,共话桑麻,日子是不是也很惬意?

  来年的小院,绿茵如毯,青绿养眼;花繁枝茂,沁香醉人;树高如冠,遮阴避暑。约三两友人,或草坪上驻足留影,或藤架下小憩闲话,或凉亭里轻酌浅醉,时光安静似水,岁月清浅流金,如此,甚好!

 

  很多年前看过一部名叫《香樟树》的电视剧,记忆最深刻的画面就是三个花季少女在香樟树下许下的一世修好的诺言。剧情已有点模糊,但那棵见证友谊的香樟树却留在记忆里,让我情有独种。

 

  院子西边有上辈留下的一孔地窖,深约两丈,听老人说应该是当年为躲避土匪或战争而挖成。婆婆在世时,它是家里的天然冰箱,夏天存放的果蔬、饮料比冰箱要节能和安全的多。盖新房时在填埋或留下纠结了许久,最终因为它的古老和天然被留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