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超燃美文网 > 日记 >

童年旧事

日期:2019-11-16 10:35

 

  昨天整理旧物,翻出来这张已经磨损破旧的童年照,这是我八岁那年跟我哥的合影,也是我童年时代唯一的一张照片。八十年代的农村,照相是件很奢侈的事儿,所以第一次面对镜头的我表情略显呆愣。

  三番两次的回家小住,慢慢的,我对这个新家已经没那么排斥了。最后一次跟姥娘来家小住时,父母觉得我已经适应的差不多了,所以打定注意要把我留下。

 

  这回父母采取的是迂回战术,丝毫不再提接我回家上学的事儿,只说让姥娘带我去家里小住几天,让爷爷奶奶见见我。姥娘也再三跟我保证住几天接着就回来。为了取得我的信任,父亲还特意让姥娘把三姨家的表弟也一起带上了。我还是有些戒备,临行前,把姥娘给我收拾的衣物又放回去好多,说反正三两天就回来了不用带。

  就这样,我跟父母的游击战持续了大半年。转眼到了秋天,一年级马上就要开学了。父亲从厂里赶回老家秋收,见我还不肯回去,开始着急,然后就想办法,父亲是聪明人,他知道首先得做通我姥娘的工作,取得她的配合,才能顺利把我接回家。于是他开始反复游说姥娘,说的都是如何如何利于我上学、成长的大道理。说的我姥娘心服口服,感觉再不让我回家就耽误了我的大好前程似的,所以终于答应父亲的请求,配合他们把我送回家。

童年旧事

 

 

  八年的相依为命,不只是我离不开姥娘,姥娘也不舍得让我走,所以对于我的这些出逃伎俩,她老人家也多少有点纵容。想想吧,就那么大个村子,我能躲到谁家去,姥娘心里自然清楚的很,真要找到我也不是什么困难事,但是姥娘面对我父母时仍是装出一副不知所踪拿我没办法的样子。

  那天早上,父亲笑呵呵的说带我们兄妹去赶大集,给我们照相。因为我从来没照过相,自然很好奇很期待,我想拉着姥娘一起去,姥娘推说要帮母亲下地干农活,让我自己跟着去。我丝毫没有怀疑其中有诈,高高兴兴地跟着父亲去了。

  结果,为了淡化我对姥娘的感情和依赖,父母整整一年没有让我见姥娘,我只有偶尔跟随父母下地劳动时,在田间地头听个别从我姥娘村里嫁过来的小媳妇说起姥娘。她们说姥娘送下我独自返回的那天,一步三回头,她走了13里路哭了13里路,现在也是每天都跟街坊邻居念叨我,提起来就掉眼泪,听到胡同里有小孩的说话声都赶忙跑出来看看是不是我回去了。听到这些,我的眼泪就扑簌扑簌地往下掉,父母见状赶紧给那些小媳妇使眼色,她们就不说了。(星辰美文网)

 

 

 

 

 

  如此反复几次之后,我心理的防线就没那么重了。而且每次被接回去,父亲都是想方设法逗我开心,给我买好吃的好玩的,哥哥还用一辆小铁车推着我满村疯玩,他兜里时常装着花生米,玩累了我们就吃花生米,哥哥塞我嘴里一颗他自己吃一颗,他吃的时候总是仰着头张大嘴巴,然后手捏往花生米隔得老远往嘴里抛,名曰:打狗牙,样子特别逗,他每吃一颗我都笑地前仰后合。

  虽然有姥娘和表弟跟着,但回家之后面对新环境,面对周围那么多陌生的面孔,我还是不太适应,没住几天就闹着要走。父母也没阻拦,顺顺当当地就把我们送回去了。没过多久,他们又找了个什么由头把我和姥娘接回家住了几天,然后又把我们送回去了。

 

 

  等赶完大集照完相,返回村子时已经中午了。到了家门口,我跳下自行车边往家里飞奔边喊姥娘,结果无人应答,进了院子一看只有母亲在喂小猪,我赶紧跑进堂屋去找,也没见到姥娘,就慌张地跑回院里追问母亲,母亲说我舅家捎信来让姥娘回去帮着收秋,姥娘一着急就先走了,过些日子回来接我。我哪里肯信?开始又蹦又跳地嚎啕大哭,然后冲出家门去追赶姥娘。父亲追上我,连哄带骗把我带回了家,说等忙完秋就送我回姥娘家。

  自从听说“二姑”“二姑夫”要带我离开姥娘家后,每次见到他们就如临大敌。有时候他们刚进姥娘家的门,还不等落座,我早就撒脚丫子跑没影了。我能在外面躲一整天,中午也不回姥娘家吃饭,反正我从小在村子里长大,跟村里的大人孩子都熟稔的很,随便去谁家都能待上一天。等到下午,我先打发几个小伙伴溜到我姥娘家的大门外,打探一下看我父母是否已经返程,确定安全了我才回姥娘家。

 

 

  说起这张照片的来历,就不得不提及我童年时代被寄养的经历。我从出生三个月起就被寄养在姥娘家,直到八岁该上小学时,父母才决定把我接回家。因为聚少离多,父母于我而言是完全陌生的,我一直跟随舅舅家的表哥喊他们“二姑”“二姑夫”。

  岁月如梭,匆匆就是几十年。如今那个含辛茹苦抚养我长大的姥娘、那个千方百计“骗”我回家的父亲都早已长眠于家乡的土地上。看到这张照片,回想起这段经历,忍不住平添了许多“子欲养而亲不待”的怅然!

上一篇:故乡的美食
下一篇:外公的菜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