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超燃美文网 > 日记 >

母亲的心

日期:2020-03-21 01:05

 

  时值酷暑盛夏,被太阳炙烤了一天的大地热得蒸笼一般,此时,汗流浃背的刘嫂正在厨房里给家人张罗晚饭。突然,在外边玩耍的小华“吱”的一声推开大门跑进院里,红朴朴的小脸蛋上满是汗道道,刚换洗过的衣服上也沾满了灰尘。看到这情景,刘嫂心疼的不得了,赶紧拿起脸盆就去给小华打洗澡水,可是当她一回头,却发现小华已经放下书包,正往大门外出,刘嫂立马虎起了脸,面带愠色,怒喝道:“死妮子,你又想去哪儿疯,还不快过来洗洗?”小华头也不回就往外跑,“我去河滩洗澡咧。”“你和谁一块去呢?”刘嫂放下脸盆急忙往大门囗追去。可是小华已经跑远了,刘嫂连背影也没看见。

 

  人们很自然地给刘嫂让出了一道人缝,步履蹒跚的刘嫂挤过人群,一下子扑到那个孩子身上,呼天抢地号啕大哭起来:“小华,小华,我可怜的孩子,你的命好苦哇……”围观的人们看到这种场面,也不由得纷纷抹起了眼泪。(星辰美文网)正当痛不欲生的刘嫂放声大哭时,人群中挤过来一个怯生生的小女孩,上前拉着刘嫂的胳膊低声说:“妈,我在这儿呢,你哭啥哩?”刘嫂这才止住哭声,她抬起头来,上上下下仔仔细细端详了半天,突然一把将她拉到怀里,一边抚摸着她的头,一边嗫嚅着:“小华,小华,我的儿呀……”

母亲的心

 

 

  夕阳西下,炊烟袅袅,羊咩牛哞,群鸟归巢。落日的余辉把西边的云彩映得红彤彤的,沉沉的暮霭笼罩着整个村庄,牧羊人扬起鞭子驱赶着归圈的羊群,不时地哼唱着欢快的情歌,劳作了一天收工回家的汉子也敞开喉咙,唱起了粗犷的梆子,一切都是如此的宁静祥和。

  黄昏时分的小村庄里,一切都是静悄悄的。刘嫂做罢晚饭,独个儿坐在院里摇着蒲扇乘凉。突然,不知是谁在门外的街上大喊大叫起来:“淹死人啦!淹死人啦!快去看呀,河滩淹死了一个小女孩!”刘嫂一听这话,心里顿时咯登一下,吓得手里的蒲扇也掉到了地上,她仿佛预料到已经发生了什么,立马站起来就往外跑,这时的刘嫂直觉得心如刀割般难受,又如万箭穿心般疼痛,她觉得天旋地转,两眼直发黑,泪水也肆意地淌过了脸颊,往日漂亮整洁的发髻也披散开来,她沿着村庄通往河滩的小路一边飞奔,一边用撕心裂肺的声音大声呼喊着小华的名字,透过迷蒙的泪眼,刘嫂老远就看见一大群人,他们正围成一个圈观看那个躺在地上已经淹死了的孩子。刘嫂一看这情景,一个踉跄,站立不稳,几乎瘫坐到地上,继而,她突然变得如同一头发疯的母牛嚎叫着向人群那边冲了过去。

  最后,刘嫂扭过头又看了一眼那个躺在地上被淹死了的小女孩,嘴里喃喃道:“这是谁家的孩子,怪可怜的……”

 

上一篇:过年猪的重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