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超燃美文网 > 日记 >

过年猪的重量

日期:2020-03-21 01:03

  年前杀几百斤重的过年猪的时候,要约上几个壮实的乡邻长辈,男人们在自家晒谷子的场坝边上架上几条板凳,拿人拽猪耳朵,拿人按猪脚,拿人操刀,拿人接盆放猪红,而女人们却是围着柴火青烟的灶头打转,用那口平日里又煮猪食,又煮一家人饭菜的硕大的铁锅,烧杀猪烫毛用的开水。屋舍上方的青瓦或谷草棚轻烟缭绕,男人们叼着叶子烟喊着招呼着,女人们聊着笑着手里忙碌着,享受着乡里年间生活最朴实的欢乐。(星辰美文网)

  外婆煮的猪食味道也是格外好闻,连鸡鸭猫狗都常常忍不住偷吃两口,但猪食却是猪的专利,就连辛辛苦苦干活,在牲口棚津津有味儿嚼草莓味儿(草没味儿)干谷草的老牛,也不能享受到如此之高的特殊待遇。我问外婆煮猪食为什么要这样麻烦,外婆却笑了,说是生猪草给猪吃了容易生病,猪不作肉,过年猪养得好不好全要看喂的猪草窖得好不好,猪是金贵牲口,却是要经营仔细才行。

过年猪的重量

  人们用年猪的猪头祭拜神明和先人,用拿得上台面的好猪肉去赶场换钱换物,用猪的下水和边角筹备下酒肉食,犒劳下重劳力的男人们,留下猪身上唯一的四条腿,用松柏枝秌成上好的腊猪脚,储存起来,招待日后远方而来的尊贵的客人。

  有了炭火,还要有包猪儿粑的猪肉,而我家的猪肉,却是来自于农村乡下外婆家过年的馈赠。乡镇上的年,是不如农村的年殷实的,所以猪儿粑才显得尤为重要,简直可以说就像农民家里杀过年猪一样重要。外婆家杀的过年猪,都是外婆辛辛苦苦用红苕、包谷、带米渣的糠头、粮食的边角料、以及漫山遍野的猪草和红苕藤喂大的。日日披风带雨,趁着露珠摘割回来细细宰碎了,用巨大的铁锅烧柴煮成熟猪食,凉透了窖在场坝边,过些时候再掀开盖在上面的薄膜,舀到巨石打造的潲水缸里发酵,要用时才小心翼翼地掺上半打红苕米糠,提上两桶又重新回锅煮热了,拿去喂猪圈里那群饿得嗷嗷直叫唤着哄抢的猪儿。
 

 

 

 

上一篇:亲切的怀恋
下一篇:母亲的心